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有四十八件帝具的我却只想靠自己 > 第四百一十三章:团体战开始
    “第一天的战斗是团体战,名为:紧张刺激咒灵讨伐大战。”

    面对众位学生,负责管理的夜蛾正道校长开始介绍起规则,这个名字属实是让凌泽想要吐一口槽,而夜蛾正道却是一脸严肃的把它说了出来,根本就不羞耻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果然也不是什么老实正常的人,这些咒术师都很离谱,性格各有各的怪。

    “是哪个家伙想出的这种名字...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中二到像是霓虹综艺节目的名字,凌泽只能说这群家伙是真的有想法,他觉得很大概率是五条悟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好像还真有直播,有个擅长侦查咒术的咒术师,当然,现代科技的辅助也是少不了的,不然他们这些老师也不能放心。

    毕竟咒术师本来就很稀少,这些孩子们是未来的咒术师栋梁,自然不能够折在这里,这只是个交流会而已,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,主要还是为了能够互相交流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“转播手段”,除了让凌泽觉得更像是在看综艺节目之外,他也越发的觉得这个咒术,属实是五花八门的很,什么类型的都有,而且有些根本就不讲道理,都是唯心设定的类型。

    “规则很简单,将指定区域内的二级咒灵先祓除的队伍就算胜利,区域内还有众多三级以下的咒灵,如果在日落前没有决出胜负,讨伐数更多的队伍就会获胜。”

    夜蛾正道校长主要是介绍给第一次参加的学生听,平常的时候只有二年级生需要了解,毕竟三年级生之前都已经参加过一次,自然是不用再听,还可以给二年级生们讲解,能够省下老师们很多功夫。

    而这次一年级、二年级的人数太多,东京校这边更是没有三年级的,所以夜蛾正道才不得不单独的又过来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别无规则,去妨碍对手也是允许的,但你们都是一起对抗诅咒的同伴,交流会的目的是在竞争中了解同伴、了解自己,切记不要杀害对手,或是让对手身负重伤,以上,正午开始比赛,现在解散。”

    夜蛾正道叮嘱了一下这些孩子们,交流会交流可以,咒术上的切磋也没问题,但是最基本的体面大家还是要保持的,不能够因为这种交流会的纠葛闹出人命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位学生纷纷应下,到正午开始前的这些时间,其实就是个给学生们商量对策的时间,他们可以排兵布阵、商量对策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团体战的形式,就决定了对策的重要性,究竟是把目标放在那个“二级咒灵”上,还是把目标放在打败对方上,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取胜方式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打败对方,那么就算只祓除一只普通咒灵,他们可能也能够取得胜利。

    毕竟对手都被他们给打败了之后,也不会还有能力去祓除咒灵,他们不用祓除那个“二级咒灵”,只需要比对方祓除的多。

    虽然那个“二级咒灵”并不难对付,毕竟他们之中还有一级咒术师,那个“二级咒灵”根本就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但一般情况下,那都是很擅长逃跑、隐蔽的咒灵,想要找到、抓到的可能性其实很小。

    所以以往的时候,这团体战,就都是正儿八经的团体战,大家都想着把对方拿下,那样他们也不用去找那什么“二级咒灵”,也没人会在意一个“二级咒灵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你看好谁赢?”

    在众位学生散去之后,五条悟笑闹着找上了凌泽,他刚才一直在被夜蛾正道收拾,以他的能力夜蛾正道自然近不了他的身,但是出于对夜蛾正道的尊重之情,五条悟却还是任凭对方教训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东京校。”

    凌泽想都没想,毕竟这边是主角团,那边的一看就是“反派角色”,而且这些天他也没少教他们,对自己的这些学生他还是有些信心的,也许那个东堂葵确实不错,但他们这边也有个虎杖悠仁能对付。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五条悟点了点头,嬉笑着说道,他显然也是支持本校的,这可不是什么“屁股正确”,这是真正的经过考虑后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们倒是挺自信,我们走着瞧吧。”

    京都校校长有点不爽了,那个白胡子老头出言讥讽,随后也不和凌泽、五条悟辩解的机会,直接和夜蛾正道悟进了屋。

    跟着那个老头来的京都方的领队,是一个叫做庵歌姬的老师,这女人和五条悟很不对付,但是看起来心肠好像不坏。

    至少在凌泽的眼中,这个女人可比那个京都校的校长乐岩寺嘉伸好太多了,也不知道怎么的,就加入了京都校当老师。

    “可别小瞧我们京都校。”

    看到两个校长离开,庵歌姬同样脸色不好看的说道,显然是对自家的学生很自信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呢。”

    五条悟立刻顶了上去,他的性格会不讨人喜欢,其实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,尤其是对于女人来说,庵歌姬最是讨厌五条悟这幅不着调的模样,可以说是天生的八字不合,偏偏五条悟还喜欢招惹她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庵歌姬“哼”了一声,也不再搭话,直接进了老师们该去的地方,五条悟自讨了个没趣也不恼,反而是乐呵呵的拉着凌泽跟了上去,他看样子并不准备战前开小灶,反而是十分的信任自己的学生们。

    “那个京都校的校长,属实是个没安好心的,他还在想着要弄死虎杖悠仁,想要杀掉两面宿傩的容器,上次那件事情就是他的手笔,这老东西可真是活的不耐烦。”

    凌泽拉着五条悟,他倒是不觉得五条悟会不知道,他可能猜不到那老东西敢在交流会搞鬼,但是上次的事情是那个老东西做的,他是绝对已经早就知道的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之前碰头会的时候,五条悟也不会去找乐岩寺嘉伸摊牌,基本上是彻底的撕破了脸,一点体面都没给对方留。

    现实很残酷,五条悟天下无敌,自然是可以“为非作歹”,因为保守派的人没人能够怎么样他,但是虎杖悠仁一个刚刚入行没多久的普通人,这些保守派那是盯得紧紧的,哪怕有五条悟护着,他们也要弄死。

    可能这些保守派觉得,五条悟不会因为一个虎杖悠仁而跟他们翻脸,虽然这种自信,凌泽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从哪儿来的。

    五条悟没有收拾这些保守派,完全是因为他觉得那么做没用,干掉一茬换上一茬,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,都是一群酒囊饭桶,脑子都已经被彻底腐蚀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又自知干不了那些事情,咒术师终究是要维持下去的,不然诅咒就会彻底毁灭霓虹,所以他才没有选择最激烈的方式,但这不代表他做不到那种事。

    “他要在交流会上搞鬼?怎么搞?派人潜伏进交流会的场地?伺机杀掉虎杖悠仁?”

    五条悟皱了皱眉头,他显然是有些没想到,那个老东西,已经坏到了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五条悟是真的有些生气,因为他做教育不是为了赚钱,而是真的想要通过教育,彻底的改变咒术师界的腐朽、歪门邪气。

    因此对于乐岩寺嘉伸这种不拿学生们当回事,准备在这种时候杀死虎杖悠仁的行为,他是恨不得立刻去办了那个老东西。

    “他指使学生们去杀虎杖悠仁,你能怎么办?那些学生想必也不会出卖他这个校长,毕竟他肯定会蛊惑他们说虎杖悠仁是两面宿傩,说他会造成很严重的破坏。”

    凌泽看透了那个老头的心思,而这些话自然是让五条悟脸色铁青,他是最看重这些下一辈的咒术师的,哪怕是对面学校的晚辈,他也是丝毫都不吝啬于夸奖。

    比如说东堂葵,五条悟觉得那孩子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,至少也得是个特级咒术师,和自家这边三年级的秤相对应,虽然不如二年级的乙骨忧太,但是也不遑多让,毕竟东堂葵的师傅也是特级。

    “那些孩子就那么傻?我看不见得。”

    五条悟思虑着对策,但是以他对东堂葵的性格的了解,他觉得那个孩子不应该会答应,反而很可能会好和虎杖悠仁打个痛快,打通快之后保不齐还能够成为好朋友,反过来保护虎杖悠仁的安全。

    以那两个人的性格,这完全是有可能的,至于说其它的学生,那个加茂家的倒是很有可能干得出来,毕竟那是“御三家”的人,“御三家”的人都是什么名堂,五条悟这个五条家的自然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他这个五条家的绝对霸主管得了五条家,却是管不了人家另外两家的事情,加茂家和禅院家,在他看来都不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总之其实也不用太烦心,毕竟学生们也不是吃素的,那些学生不一定能够做到,那个老家伙以为他们的三年级学生对付一年级是手到擒来,真的太自大了。”

    凌泽笑了笑,他只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一下五条悟,看看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三个学生的安全他倒不是非常担心,毕竟这剧情以那些孩子原本的实力,应该都能够过关,在经过他的指导后,凌泽觉得肯定更是不会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在这一个多月、将近俩两个月的时间里,他们在原著中还有别的奇遇,因为他的出现而产生了差错,那凌泽也无话可说,但他也想不到有什么奇遇,能够让这几个孩子有质的提升。

    再者说,两面宿傩那个“老爷爷”还在虎杖悠仁的身上,虽然凌泽也看透了那个家伙的本质,但是被一群小家伙杀死,肯定不是那个“两面宿傩”能够接受的。

    “哼,走着瞧吧,搞这种小动作毫无意义,那个家伙也就这么些手段了,下三滥的家伙,我真是想把他们都给清理掉。”

    五条悟冷哼一声,他平时情绪很少会这么外露,当然,跟傻子似的行为不算在内,说的是他这种正经严肃的情绪外露。

    “我倒觉得不妨一试,反正已经烂成这样了,不破不立,破而后立,说不定会比现在好一些,你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,纵使是最强又怎样?可见他们在意过吗?”

    凌泽觉得五条悟的脾气,真的是有点太好了,如果换成是他,早就已经掀桌子,可能这和个人出身以及成长环境有关吧。

    凌泽终究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,而五条悟本身就是“御三家”的天之骄子,因为得天独厚的天赋,他虽然成长的也很特殊艰难,但终究是长在了大家族。

    而且他现在还是五条家事实上的管事人,五条家是真正根正苗红的大家族,他要是闹起来,那不是相当于革自己的命吗?

    所以五条悟虽然数次说要铲平、杀光高层,弄死那些保守派,但他不行动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之前的理由只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“嗯,再说。”

    五条悟点了点头,对于凌泽的提议没有拒绝也没有肯定,这其实就是他的一贯态度,他想做,但是又没有真正去做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五条悟还是有些魄力不足,亦或者是他觉得,咒术界高层还没有烂到那个地步,不至于到要闹到咒术界伤筋动骨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古往今来,革命,哪有不流血的?”

    凌泽摇了摇头,他终究只是一个过客,也没有资格去怂恿对方硬气心肠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因此这话凌泽也没有真的说出口,只是在心中感慨,倒是五条悟是个心思敏锐的很的,多半是已经看出了他那欲言又止的样,只不过是没有点出来说透而已。

    这也说明了五条悟的态度,而这让凌泽更是扫兴,索性也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,毕竟他也不知道剧情,说不定人家有更好的处理方法,只不过是在以后呢。

    “午时已到,各自去入口准备,等比赛开始的口号响起,本次的团体战就算是正式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便到了正午,东京校和京都校的学生们各自就位,等待着这次团体战的正式开始,而老师们也开始看直播,倒是有点“真人秀”的意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