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> 第二百七十五章 合伙干
    ( )        孟桃在夜色中把吉普车收入空间,拿出单车踩着进城。

    张妈开门看见孟桃,又惊又喜:“哎呀,你这孩子,打哪来的?咋这么晚才到家?”

    说着朝孟桃身后张望,问:“小沈同志呢?”

    孟桃笑说沈誉没空过来,自己是搭坐“老板”的车从省城来的,“老板”已经拿货先走了,她要留下探望亲戚朋友,明天回趟临水村。

    张福和张小弟、张爸闻声从屋里出来,高兴地和孟桃打招呼,他们都已吃过晚饭,张妈问孟桃想吃啥,孟桃说想吃面条,张妈就去厨房做面条。

    孟桃把手里拎着的布袋递给张弟,里面是两包糖果饼干和四本小人书、几个软抄本以及一个装满铅笔、圆珠笔的铁皮文具盒,还有四个红苹果、报纸包着的两三斤樱桃。

    张弟接过布袋,很有礼貌地说谢谢,跟着马上问孟桃为啥又不带小旺财来?他都好久没见到小旺财了,就怕小旺财把他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孟桃答说这次是真的走得太匆忙了,下次一定记得带小旺财回来。

    张爸揪着张弟进屋写作业,孟桃和张福坐在客厅说话,张福谈到他们酒厂有一批五年花雕酒准备出售,分别是二斤、五斤和八斤坛装,约莫上千坛,问孟桃要不要进一些?

    孟桃当然要,花雕酒不仅是喝的,还可以用来做菜,窖存越久越香醇,叫张福不用担心钱,尽量争取收到越多越好,全吃下都行。

    又让张福跟他家舅爷商量,在酒厂小仓库附近多租几间大仓库。

    张福不解问道:“要那么多仓库干啥?”

    孟桃:“有用,我们不只装酒,将来还能装其它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其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可以,各种货物。你上次电话里说田家的兄弟俩去了南方,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啊,我还没空告诉你呢:田志远带着田老六,他们从南方带了不少东西回来,我看见他们在黑市里摆卖,你还别说,全都是过日子当用的东西,只比百货商店贵一点点,却不要票,很多人抢着买,生意好的哪!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见了,他们还卖到蒙州黑市,不过因为跟黑市里的混混讲不合,结果被打出来,还被人家黑吃黑,钱货两空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活该!”

    “具有一定规模的黑市,通常都有暗势力把持着,定下规矩,大家都是为了生存,只要不过份可以相安无事,生意做大了,自然而然地在黑市里就有话语权,为人处世,有时候也要看情况。

    田志高教田志远做倒爷,目前来看,这个生意前景真的非常好,很赚钱,他们能做,我们也可以做。”

    张福楞了一下:“我们怎么做?这倒爷得走南闯北,有了门路才行得通啊。”

    孟桃点头:“说得没错,要找对门路,找到货源,就成功了一半,然后回来推销货物,把货全部推销出去,把钱赚到手,就是完美。

    田家几兄弟没头苍蝇似地小打小闹,能赚到点钱但不会太多,他们本钱少,不成气候;咱们可以组建一个小队,五六个、十几个都行,要找信得过的、头脑机灵、跟钱没有仇的,背着货物走街串巷去卖,肯定比固定在黑市摆摊强,也肯定能赚大钱——怎么样?我们合伙干?”

    张福抓抓头: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广市隔着千山万水,我从没去过,让我找门路进货怕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负责去广市进货,你负责后方销售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一个小女子跑那么大老远?万一被人拐卖了咋办?不成!”

    “谁敢拐卖我?我不把他拐回来当牛马使,算他走运。”

    张福想到孟桃天生大力,随手甩个柴刀能打死野猪,要是给她拿根大棒,干趴几个男人估计没问题,忍不住呵呵乐。

    “好,你一向主意正,我听你的,咱合伙干!”

    “我负责进货,你负责卖,多招几个人手,要信得过的,考验你眼光的时候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心里有数。那进货本钱也要各出一半,我没现钱,拿小黄鱼填行不?不够的话,上个月淘收到七八件瓷器,你给看看值多少?”

    孟桃一听又有瓷器,就跟张福去里屋瞧看,果真有四只精美小梅瓶,还是成对的,另外整套的紫砂茶具,一壶四盏,孟桃一样样小心检看,初步认定是宋、明代的瓷器。

    孟桃跟张福说明,这些瓷器哪怕她看走眼,其中必定有几样是真品,现在不值钱,若干年后肯定增值,还是那句话,会值很多钱。

    张福却表示不想收藏也不会保管,而且他现在需要钱,所以都让给孟桃,两人就按原先说好的价格换算,张福得到六千块钱,转手又交回给孟桃,合股做“倒爷”。

    张妈煮了碗肉丝面条端进来,还卧两个荷包蛋,等孟桃吃饱,张妈已经给铺好了客房,当晚就在张家歇息。

    第二天起来,吃过早饭,张家人上班、上学,孟桃用报纸包好一堆瓷器,放在大竹篮里提着,也出了门,要去县医院看望林二虎,张福用三轮车送她到医院门口,孟桃让张福告知张爸张妈,中午她就不过去吃午饭了,直接回临水村。

    等张福离开,孟桃走进医院,找了个没人角落,将一竹篮瓷器收进空间,这才松口气:天知道她有多小心冀冀,就怕自己一不留神,碎了一两个几百年的瓷器,那可亏大了,这都是一堆一堆的钱哪。

    上楼到外科病房,看见林二虎躺在病床上,依旧闭着眼睛昏睡,不过整个人状态好很多了,葛香芹也不再紧张愁苦,看起来挺精神,脸上甚至带着笑容,拉住孟桃的手,告诉她前天林二虎已经醒过一次,这两天情况越来越好,医生说林二虎生命力顽强,这样就不用担心了,会慢慢好起来的。

    孟桃也放心了,陪葛香芹坐着闲聊一会,趁葛香芹不注意,又给林二虎嘴里塞了粒药丸,并往暖水瓶掺进几滴松针露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