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木匠王爷 > 第299章 尹继伦大败辽军
    赵普是开国元老,吕蒙正是后来提升的官员,历任各种官职十二年。两人同任宰相,只因吕蒙正秉正敢言,连赵普也不觉折服。先前,卢多逊任宰相的时候,他的儿子刚出仕就授官水部员外郎,后来就被当作常例。

    于是吕蒙正上奏说道:“臣出身进士及第,出仕时只是被授为九品京官。况且天下有才能的人,终身隐居于山林,没有得到朝廷丝毫俸禄的人多得很。现在,臣儿子刚成年,获此宠任,恐怕遭到上天谴责,请求以臣刚出仕时的官职补任他。”从此宰相的儿子只授给九品京官,成为法定制度。

    当时枢密副使赵昌言,与胡旦、翟颖等人相互勾结。赵昌言曾经令翟颖诋毁时政,又推举他们的知交好友数十人,都当上了官吏。赵普察得赵、胡德之间狼狈为奸之事,便和吕蒙正联名上奏,请求依法治罪。赵昌言于是被贬为崇信行军司马,胡旦被谪为坊州团练副使,翟颖被发配充军。

    还有郑州团练使侯莫、陈利用,以幻术得到赵光义的宠信,骄横不法他们的居所、服装和马车,僭用皇家乘舆。赵普列出他们的十条大罪,力请正法,赵光义于是把他们发配商州。赵普依然上书请求诛杀他们,赵光义不悦地说道:“朕为万乘之主,难道不能庇护一人吗?”

    赵普叩头答道:“陛下如果不诛奸佞之人,便是乱法。法才是值得珍惜的,一个竖子何足珍惜?”赵光义不得已,只得下令诛杀。当时陈利用已经到了商州,他自恃有赵光义的宠爱,依然大言不惭。朝廷旨意到了,由商州刺史奉诏行刑。陈利用伏法之后,又有朝廷使者赶来。听说利用已经被杀,使者不由叹息道:“朝旨已下令缓刑,偏是我迟了一步。以致不及,大约是陈利用恶贯满盈,应该受诛,只上我恐怕要受到责罚了。”原来这个使者走到新安,马匹陷入泥滩里面。等到他换马赶到商州,该犯已经被斩。汴、陕的官民,都不禁拍手称快!

    且说降王李煜、刘鋹等人都已经病死,只有原吴越王钱俶,以及定难节度使李继捧,还留京中。端拱元年八月,刚好是钱俶的生辰。赵光义于是赐宴于便殿,这天夜里,钱俶竟然暴毙。李继捧在京无事,他的弟弟李继迁,依靠辽国为护身符,经常侵扰边关。

    赵普认为李继捧留在京城没有什么益处,反而担心他泄漏机密,会招致损失,不如令他回去夏州,招抚李继迁。赵光义也以为然,于是召李继捧入宫觐见,赐他姓名叫作赵保忠,并厚加赏赐,要他去夏州,劝他弟弟归服。李继捧庸懦无能,怎能制服狡弟?

    隔了数日,赵光义连接三次警报,第一次是涿州失守,第二次是祈州失守,第三次是新乐失守。赵光义愁容满面,对群臣说道:“辽国不肯收兵,经常袭扰河朔,看来只好大举北伐!”赵普说道:“现在已经是隆冬,不便出兵。只有令边将坚壁清野,固守防地。等到来春再大举进攻,也不算迟。”赵光义于是踌躇不决。

    右拾遗王禹偁也上御戎策,大意是在任贤修政、省官畜民,选将励士等情。到了端拱二年正月,辽国又攻陷易州,赵光义又诏群臣上备边策。朝臣们上书,大多主张修好,不要轻易用兵。赵光义于是不再想大举出兵,但令边将固守要塞,以守为战。

    辽国听说宋廷不愿发兵,于是又进兵入犯。赵光义命知定州李继隆率领真定一万余人马,护送粮饷数千辆,赶赴威虏军。耶律休哥侦查得知,就率领数万精锐骑兵,在中途拦截。北面都巡检使尹继伦领兵巡路,刚好遇到耶律休哥大军,急忙躲避于林间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瞧见,但看尹继伦手下很少,以为不值一提,索性由他避匿没有去理睬,依然率军南下。尹继伦等辽军过去,对军士说道:“胡虏欺我太甚,这分明是蔑视我军,才不顾而去。如果他们得胜回来,就要驱赶我们北行。否则借我们泄忿,我军必然死无葬身之地了。为今之计,我们不如卷旗衔枚,悄悄跟着敌军后面。他们正锐气无前,断不会回头查看。我们必能出其不意、攻其不备,奋力战胜他们,也许可以稳固边疆。就使战他不过,殉节沙场,也不愧忠义之名。怎么能泯然徒死,空做一班胡地之鬼?”

    他麾下军士听了,都愤激起来,齐声应道:“我等岂敢不遵命!”尹继伦即令将士秣马蓐食,等到傍晚时分,令每人各持短兵,鱼贯而行,悄悄走了数十里,天还没有亮。尹继伦登高遥望,见前面已到了徐河。辽兵正驻营在河边,隐隐中有炊烟飘起,散布在空中。

    隔河四五里,也有大营扎住,他估计是李继隆的大军,指示军士是道:“辽兵看来在此造饭,我等正好杀了过去,不要让他们安稳吃饭!”军士听令,于是一拥而上,奔到河旁,直接杀入辽兵军营。辽兵正在吃饭,忽见宋军杀到,也不知是从何处杀来,慌忙抛下饭碗,准备迎敌。

    哪知宋军已经闯入,当先一员大将就是尹继伦。他生得面目漆黑,又带着黑盔,穿着黑甲,坐着黑马,好像一团黑云,手执亮晃晃的大刀,左劈右砍,如入无人之境,杀死无数辽兵。辽将皮室,出来抵御,不到三合,人头落地。辽兵大骇不已,喊道:“黑面大王来了,快逃命罢!”辽兵顿时惊溃。宋军杀到后帐,耶律休哥正在吃饭,吓得筷子掉落,急忙转身逃走。但是右臂已被斫一刀,不由失声叫痛。

    正在危急的时候,幸亏帐下的亲卒,走上前来护卫,死命与宋军相斗,才救下耶律休哥一命。耶律休哥乘马先逃,剩下的辽军顿时四散奔逃。等李继隆得报,渡河来助战的时候,天已大亮,敌兵不剩一人。

    李继隆大喜,与尹继伦相见,很是叹服。两人告别,李继隆得以安安稳稳押着粮饷,运到威虏军交割。尹继伦因功受赏,得领长州刺史,仍然兼任都巡检使,辽军自是此不敢深入宋境,平常都相互告戒道:“当避开黑面大王。”就是耶律休哥,也不敢再来问津了。

    端拱元年,赵光义免除赵普朝见的礼节,只是要他每天到中书省,遇有重大政事就召见他问对。这年冬天,赵普病来,请求休假。赵光义多次到他家看望他,赏赐加倍。赵普声称病重,三次上表请求罢官,赵光义勉强依从,任命赵普为西京留守、河南尹,仍旧兼任太保兼中书令。

    赵普上表恳切辞让,赵光义赐他手写诏书道:“开国旧勋,只有你一个人,与他人不能等同,不要再推让。等你出发那天,我到你家来与你道别。”赵普捧着手诏哭泣,于是请求带病与赵光义面谈,赵光义赐座与他,面谈很久。两人谈论的都是国家大事,赵光义赞许并采纳他的意见。赵普即将出发,赵光义又来到他家。

    赵普离京之后,吕蒙正以宽简自任,政事多取决于王沔。王沔与张齐贤同掌枢务,关系很不好。淳化三年,赵普上表以年老多病,请求告老。赵光义派出使者快速前来安抚慰问,并加太师衔、封魏国公,享受宰相待遇,让他在家中养病。这年七月十四日,赵普病四于洛阳,终年七十一岁。

    赵光义听到消息后,非常震惊悲痛,对侍奉的大臣说道:“赵普侍奉辅佐先帝,和我也有旧交情,他果断能决断大事,之前和我有些不愉快,这是很多人知道的事情。我即位以来,常常待他优厚礼遇,赵普也倾尽全力效忠于我,对国尽忠,是真正的社稷之臣。我失去他非常痛惜。”于是痛哭涕泣,左右大臣都非常感动。

    赵光义因此停朝五日,赠赵普为尚书令,追封真定王,赐谥忠献。赵光义还亲自撰写碑铭,作八分书赏赐,并派遣右谏议大夫范杲,护理丧事,赠送绢布各五百匹,米面各五百石。

    赵普出身小吏,比起一般文臣,他的学问很差。他当上宰相以后,赵匡胤劝他多读点书。于是赵普每次回家,就关起房门,从书箱里取出书,认真诵读。第二天上朝处理政事,总是十分敏快。后来家人发现,他的书箱里藏的不过是一部《论语》。于是人们就说赵普是靠“半部《论语》治天下”。

    赵匡胤死后,赵光义继位,赵普仍然担任宰相。有一次,赵光义和赵普闲聊,他随口问道:“有人说你只读一部《论语》,这是真的吗?”赵普老老实实地回答道:“臣所知道的,确实不超出《论语》这部书。过去臣以半部《论语》辅助太祖平定天下,现在臣用半部《论语》辅助陛下,便天下太平。”后来赵普因为年老体衰病逝,家人打开他的书箱,里面果真只有一部《论语》。

    赵普善于强谏,赵匡胤曾经发怒扯烂奏本,丢弃在地上。赵普神色不变,跪地一一捡起回去。次日他又补好旧纸,再次递上。终于感动赵匡胤,按照他的意思施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