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一世战龙姜无名苏诗韵 > 130章 爱是克制,恨是魔鬼
    130章爱是克制,恨是魔鬼

    当晚,苏家为苏强被东海武学院录取,举行了一场家族晚宴。

    苏世荣、苏世杰两家人也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苏远山大寿之后,他们第一次尝试与姜无名见面,对姜无名的态度极其恭敬。

    而苏强的父母则对姜无名充满了感激,连着给姜无名敬了三杯酒。

    姜无名不但令得苏家腾飞,让他们今后拥有普通人无法想象的财富,而且让他们的儿子在短短时间内成了武者,并被东海武学院录取,前途一片光明!

    “无名哥,我听说了关于你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你跟我没有血缘关系,但在我心中,你就是我哥,亲哥!以后你让我往东,我绝不往西,谁对你不敬,我恁谁!”

    宴会尾声的时候,苏强喝多了,一摇三晃地拉着姜无名说着醉话,结果被苏世宁朝脑袋上给了一巴掌,硬生生地拽走了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你打我干啥?

    我说的有问题吗?

    无名哥改变了我的人生,我不听他的听谁的?”

    苏强离开之际,依然叨叨个不停,言语之中充满了对姜无名的感激。

    “——”

    苏世宁还想给苏强两巴掌。

    他拉走苏强,并非苏强给姜无名表忠心,而是苏强提及了姜无名的身世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当初像苏强一样,将他当成自家人,那我将是另外一番人生吧?”

    苏家祖宅门口,苏武看着苏强被拽上汽车,扭头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姜无名,忍不住暗问自己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旋即,苏武心中浮现出一个极为肯定的答案。

    夜幕下,他的脸上写满了懊悔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他也知道,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卖。

    他能做的只是在今后的日子里,竭力地弥补当初的错误,从而获取姜无名的原谅!

    姜无名察觉到了苏武的目光,但他并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恩怨分明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行事风格。

    他曾给过苏武等人机会,但他们没有珍惜,而且变本加厉地针对他和刘桂芳、苏诗韵母女两人,那就不要怪他翻脸不认人!

    苏诗韵今晚不知为什么,喝了很多酒,期间还吐了一次。

    房间里,苏诗韵已经换上了睡衣,躺在了床上,刘桂芳坐在床边,轻轻帮着苏诗韵揉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妈,你去睡吧,我来看着她。”

    姜无名来到苏诗韵房间,冲刘桂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明天要去东海,还是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刘桂芳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名,真的一点不想让你走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姜无名开口回应刘桂芳,苏诗韵突然模糊不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东海办完事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姜无名上前,望着苏诗韵那满脸通红的样子,苦笑着回了一句,然后对刘桂芳道:“妈,你去休息,我帮她排出酒精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刘桂芳没有再坚持,她知道姜无名是武者,而且似乎还懂医术,手段超出寻常。

    在李涟漪为苏远山治病之前,是姜无名帮助苏远山缓解了病情。

    当刘桂芳离开房间之后,姜无名抓住苏诗韵的手腕,准备用真气将苏诗韵的体内的酒精逼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苏诗韵就会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无名,为什么我是你姐姐呢?

    不对,我们其实没有血缘关系,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姐弟。

    唉……那又怎样呢?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姐弟,我们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苏诗韵迷迷糊糊地说着,突然感受到一股温热的能量传遍全身,忍不住轻声叫了一声,然后一脚蹬掉了夏凉被。

    由于天气炎热,苏诗韵穿着一件红色的睡裙,性感的身躯若隐若现,尤其是胸前的峰峦,在灯光下,晃人眼睛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画面,令得姜无名瞳孔瞬间放大,而后连忙挪开目光,重新为苏诗韵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当姜无名操纵真气帮苏诗韵逼出酒精时,苏诗韵整个人都是燥热状态,而且在冒汗,一次又一次踢掉身上被子。

    不过,姜无名没有再看到苏诗韵那性感的身躯——他闭着眼睛,一边操纵真气,一边为苏诗韵盖被子,但刚才的画面不断地在他的脑海里闪现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苏诗韵睁开了双眼,看到姜无名闭着双眼,抓着自己的手腕,再一看自己只穿着单薄的睡裙,躺在床上,瞬间明白了什么,俏脸一红,惊慌地又闭上了眼睛,装作睡着的样子。

    随后,姜无名松开苏诗韵的手,再次为苏诗韵盖上被子,然后贴心地用热毛巾擦去苏诗韵脸上和额头上的汗珠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姜无名才悄然无息地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无名,你会娶李涟漪么?”

    当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,苏诗韵睁开了双眼,忍不住在心中暗问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陵战区驻地,3号将军楼。

    “爸,你要不要来一根?”

    书房里,叶瑞满脸通红地掏出一盒金陵九五至尊,抽出一支,冲叶文涛问道。

    他刚刚和叶文涛吃完饭,在书房里聊天。

    准确地说,他们刚喝完酒。

    因为叶瑞晋升,明天将前往东域战区东海驻地任职,王红特地提议今晚为叶瑞庆祝,叶文涛、叶瑞父子两人罕见地喝了一顿酒。

    “我不抽。”

    叶文涛摇摇头,面色微红,但脸上没有半点醉意。

    身为东域战区的巨头之一,叶文涛的饭局、酒局很多,酒量很好,一瓶白酒相当于润喉咙。

    “东海是龙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,也是仅次于帝都的大都会,对龙国而言极具重要。

    同样的,你这次前往东海任职,对你的事业和人生也极其重要,你要把握住机会。”

    当叶瑞点燃香烟吞云吐雾的时候,叶文涛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请爸放心,我一定努力工作,力争成为龙国最年轻的将军!”

    叶瑞信心满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必须要有真才实学,必须要有能力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你才能在未来的战场立足!”

    叶文涛皱眉。

    “爸,未来的战场跟我们军部关系不大吧?”

    叶瑞不解。

    “虽然现在人人都说,未来要靠武部和武者应对未来的变化,但军部如今正在研究包括能量武器、人形机甲等各种针对武道强者的单兵作战武器。

    等这些武器可以量产的时候,军部在未来那场战争中的作用未必就比不上武部!”

    叶文涛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叶瑞眼前一亮,他看到了一条光明大道。

    如果事情真的像自己父亲说的那样,等他未来成为军部的巨头乃至继承叶忠的位置,掌管整个军部,那将是何等的威风?

    “无名的身世是你说出去的么?”

    就在叶瑞憧憬未来的时候,叶文涛冷不丢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叶瑞被问了一个措手不及,然后不敢与叶文涛对视,而是低着头,支支吾吾道:“前……前两天,王志胜表弟来金陵祝贺我晋升的事情,我们喝了不少酒,不知怎么聊起了战龙殿殿主和柳辛的生死之战,然后提到了姜无名,我一不小心说漏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漏嘴了,还是故意借助王志胜的嘴,将这个无名的身世散播出去?”

    叶文涛冷声打断,直勾勾地盯着叶瑞,充满了压迫力。

    若在平时,叶瑞面对叶文涛这般质问,多半会惊慌,但他今晚喝了酒,胆子比以往要大,直接迎上叶文涛的目光,一脸冤枉的表情,“爸,我真是说漏嘴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

    你还怀疑儿子?”

    这一次,不等叶文涛再说什么,王红端着水果盘走了进来,瞪了叶文涛一眼,没好气道:

    “你回头见了志胜也不要训他。

    年轻人都藏不住话和事,喜欢说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,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何况,志胜被东海武学院录取了,王家上下都高兴得很。”

    叶文涛沉默不语,不知是在怀疑叶瑞所说的话,还是在担心姜无名未来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嘿……姜无名,你以为加入了那个狗屁战龙殿,有战龙殿殿主给你撑腰,你就敢在我和妈面前装13?

    还害我挨一巴掌?

    不要怪我不念你妈的情分,要怪就怪你那个莽夫爹太脑残,生前招惹那么多敌人!”

    眼看叶文涛不再追问,叶瑞松了口气,同时心中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