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三国之黄巾少帅 > 第148章 赵慈残部
    一支商队在官道上行走,从济南国出发,一路向西,已经抵达颍川郡地界。

    大概是毗邻南阳的关系,各县官道上都有设卡,算是提前预警。

    “停住,干什么的?”商队来到关卡面前,里面的士卒开始出来询问。没有完全出来,有一个在烽火台旁,只要有问题,他立刻就会点燃烽火。

    “动手!”黄忠高呼一声。商队的所有人立刻卸下伪装。大量武器在板车的夹层里面拿出来,再加上原本就有五百护卫队,对付这几个人,一照面的功夫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甚至于,对方想要把烽火点起来都来不及……

    这一路过来,他们用齐国的印信进入济北国,然后用济北国的印信一路向西。

    反正对外就是济北国的商队,不过到颍川这边的时候,就已经不打算装了。

    这边的关卡太多,各地虽然都有这玩意,主要还是为了官员为了捞钱,稍微支付点过路费,基本就能过去。颍川这边不行,太靠近南阳,大概也担心流寇会流窜过来。

    “黄司马,我们在这里就开始动手了?”周仓和倪兕过来,两人被张钰点名参加这次‘外出实习’活动。原本名单里有廖化,权衡一番选择倪兕,顺便把杜远也安排进来。

    杜远属于第一批被开除的学生,后来进入道兵队伍里,从底层小卒开始做起。

    如今也只是队长,下辖五十个道兵。

    真正让张钰稍微重视他的原因,是他被开除之后,没有怨天怨地……或许一开始有,在廖化的劝说下刻苦习文练武,努力完成训练目标,甚至超额完成,才能成为队长。

    他出发前是队长,不过已经作为屯长,甚至是军候的备选人。

    张钰让他参与这次行动,就是让他立功后再提拔。对于愿意改过自新的浪子,张钰并不讨厌。

    “南阳不用去,就在外围游荡就好……”黄忠回道,“记住,我们这次过来,本身就不是为了救援或者接应赵慈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干什么?”周仓询问,总不能过来晃悠一圈,然后就离开吧?

    “当然搞事情啊!”队伍里面的戏志才发话,他本来不想来的……颍川这边,他的朋友不少。以前称兄道弟,现在回过头来要杀人家可不好。

    问题自己不过来的话,那谁知道黄忠会不会错杀或误杀,还是跟着过来保险。

    “按照教主的意思……”戏志才整理了一下思路,“首先,把颍川书院所有的学生全部都绑回泰山那边。然后就是把颍川能打得过的豪族……全部杀死!”

    “搞那么大的事情?”周仓皱了皱眉,身为军人杀人是天职,但按照这个命令,是男女老幼全部不放过。

    “男女老幼,嫡系旁系,一个不留全部杀光。”戏志才补充,“另外颍川陈氏、郭氏和荀氏三家不碰,不过要勒索一些钱粮。至于百姓,能不杀尽量不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,你们都给我记住了,都给我管住你们的嘴巴。我们是赵慈残部,懂不?”黄忠朝着众人高呼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打出赵慈的名号,旗号甚至都已经准备妥当,从现在开始,他们就是赵慈的部下。

    然后打出赵慈的名头,从颍川郡一路杀回济北国。犯下的杀孽,最后都是赵慈来承担!

    这个计划很疯狂,张钰担心出事,就给出一个标准:低于一千五百人,开始折返。低于五百人,可以什么都不要立刻返回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的目标是什么?”周仓看向黄忠,这次行动黄忠统军,戏志才出谋划策,他们三个负责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先去乡里转一圈,把更多的百姓招揽进来。北军五校,随便派两校到地方,可能就会是五万大军。我们两千人差一点,两三万大军总该有。”戏志才回道。

    就看这颍川郡,有多少百姓活不下去,打算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裹挟什么的,他不打算做,不是自愿加入太平教的,都要话不少心思去驯服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人再多下去,担心黄忠等人带不过来,说到底都是一群野路子。

    当初孙坚麾下几个部将,其实应该提议让教主招揽下来。

    后来想了想,教主没有选择招揽,那应该有他的道理,自己也不好过问。

    “军师,您的建议是不错,不过我觉得可以粗暴一些。”黄忠却是有别的看法,“我们是冒充赵慈部,若是我们太仁慈的话,可能会被看穿!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这个道理……看来是戏某疏忽了。”戏志才闻言,随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犯下那么普通的错误?大概他也是颍川人,不希望自己的家乡被糟践吧?

    当初波才过来颍川郡,采纳他的计谋,同时也批准他的请求,一路过去,并没有伤害到这里的百姓,甚至是世家大族。

    麾下的军队大多是从汝南郡跟着他过来的,还有就是真就过不下去,投入他麾下的。

    队伍开始行动,他们粗暴的攻打乡里,破开地方豪族的坞堡,把里面的钱粮搬空,然后把乡里的百姓裹挟到队伍里面。

    如此一路向西,即将进入南阳郡的时候,队伍已经从两千人变成两万人。

    当然有数千老弱妇孺,作为辎重部队和火头军。

    刚到南阳这边,一支残兵朝着他们过来。

    “前方是哪路的兄弟?”眼看不是官兵,黄忠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又是何人,认不出陛下了吗?”为首之人怒骂,再看队伍里面,倒有一个身穿破烂甲胄,感觉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将领。

    “拿下!”黄忠当即下令,不出所料,这支军队为首的,正是在南阳自立的赵慈。

    他也的确没有猜错,赵慈抵抗数月,粮草已经完全消耗一空,继续守下去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想到派去泰山的使者,带回张钰说过的话,觉得有道理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流寇,为什么要执着于地盘?索性杀出重围,向西不行,向南不行,向北靠近洛阳也不好,最后想着向东进入颍川郡,然后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谁知道刚离开没多久,就遇到一支不是官兵的队伍朝自己过来。

    刚想问问,是哪路黄巾兄弟,谁知道对方居然悍然对自己发动进攻……